• 【摘要】“安倍時代”是一個怎樣的年代?安倍二度執政之時,日本正面臨內憂外患的變局,年輕世代看不到國家發展的方向。究竟他是如何透過“安倍經濟學”等一系列改革,讓日本國民重燃希望?安倍又是如何從“右翼指數”最高的政客,蛻變為“繼田中角榮與中曾根康弘以來,日本最具戰略思想的政治領袖”?


    安倍晉三首相突然閃電宣布辭職,震撼日本,亦震撼國際社會。

    即將落幕的“安倍時代”無疑是戰后日本乃至于明治維新立憲以來極具意義的重要年代。從日本國內的視角來看,這是一個透過“安倍經濟學”等重振日本社會,并開創了由“失去的二十年”、國力日弱的平成日本,昂首闊步邁進令和日本的新時代。從日本面臨的國際環境來看,則是因應中國崛起的效應以及中日國力消長的趨勢,思考如何平衡中美二強,以壯大日本及在國際秩序的激蕩中,重新定位日本的時代。

    在如何理解“何謂安倍時代”此一命題時,或可從本文論述的安倍主政期間在內政與外交方面的諸多作為中,窺視出其中的輪廓。


    一、破了多項記錄的日本首相

    安倍首度入主東京永田町的首相官邸,是2006年9月26日,此時的他僅52歲。這是他第一次擔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的職務,先是創下了戰后日本最年輕擔任首相的記錄。不過,卻因健康問題,而僅擔任一年便黯然下臺。

    然而,時隔五年,在調養好身體之后,安倍于2012年12月26日再度當選首相,罕見地二度成為首相官邸的主人,直至今天在位2807天,創下了日本自明治時代開始施行立憲130年以來的記錄,無論是連續執政的時間長度還是累計日數都是在位最長的日本首相。日本在迄今的130年中,共出現了98屆內閣及63位首相,每屆內閣的長度平均只有一年半。其中21位首相,約三分之一在任期不滿一年就下臺,而做足三年的僅12位。

    以近期的例子來看,安倍梅開二度的2012年之前,日本連續六屆內閣包括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菅直人、野田佳彥等都是只做了一年多或不足一年就下臺。


    二、六戰六勝的“常勝將軍”

    重點是如此走馬燈式的內閣更替,被批評為政策延續性弱、難以有長期的發展規劃,筆者也認為此乃無法挽救經濟長期低迷、國力日衰的原因之一。

    自2012年12月以來,安倍共組了三次新內閣,并經歷了六次內閣改組。在迄今7年零8個月期間,經歷了三次眾議院選舉和三次參議院選舉。作為總裁,安倍帶領自民黨六戰六勝,也刷新了戰后選舉史上的記錄。

    安倍之所以成為“常勝將軍”,自然是因為受到大多數選民的支持與擁護,盡管不無爭議,包括在內政與對外關系兩大范疇,卻也都分別取得了堪稱“改變日本”的突出政績。

    安倍在2012年9月26日再度當上自民黨總裁后,就打出“贏回日本”(日本を取り戻す)的口號,并在12月大選中順利勝出,為自民黨奪回失去了三年多的政權。然而,其時的日本正處于“內憂外患”的不安時期。


    三、“安倍經濟學”讓日本走出“失去的二十年”

    那時的日本,經濟上常年低迷,人口老齡化與少子化問題嚴重,不僅經歷了“失去的二十年”,還要面對空前的大地震、大海嘯后的災后重建。在此過程中,年輕世代看不到希望,普遍出現了“向內看”、“向低看”、“向后看”的現象,這也是筆者那些年在日本大學任教期間所目睹的日本大學生的精神面貌。

    因此,如何讓年輕人振作起來,讓社會看到希望,讓國家看到發展的前景,這無疑是開啟“安倍時代”初期所必須面對的難度極高的課題。

    安倍在內政上,先從國民期待的經濟改革著手,“安倍經濟學”因應而生。所謂“安倍經濟學”,其主軸由“三支箭”組成,包括貨幣政策、財政政策以及鼓勵私人投資的經濟增長策略。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寬松貨幣的措施,日元匯率隨之加速貶值,促進了出口。整體下來,這一系列的新經濟刺激政策,為金融市場注入了活力,不僅刺激了消費,也使企業與市場活躍起來。

    盡管“安倍經濟學”的成效,經濟業者與一般國民的理解有所不同,后者也有反映“實感不足”。然而,至少在兩方面的數據,彰顯了一定的正面效果,也是在其后的歷次選舉中,讓選民看到希望的重點所在。


    四、讓日本年輕世代重燃希望

    其一,安倍上臺時的日經指數是10230點,到了他辭職的那一天,雖然因其宣布請辭而大跌了2%,仍處在22883的高點,足足翻了一倍有余。此外,根據日本總務省于7月31日發表的數據,盡管受新冠病毒肆虐的影響,今年6月的完全失業率,仍維持在2.8%,是七大工業國中最低的。此外,安倍任內大學生就業率年年上升,根據文部科學省發表的今年春季畢業的大學生的就業率更高達98.0%。這是過去幾次選舉年輕選民偏向支持自民黨的重要原因之一。

    無可否認,安倍任內的一些政策,也曾引發激烈的議論,尤其是在2016年3月為了“因應東北亞局勢的變遷”,制訂了包括“集體自衛權”的日本新安保法。該法解禁了歷年日本政府基于《憲法》第九條,不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政策方針,賦予了日本自衛隊當美國等重要盟國遭受攻擊時,即使日本并非目標,也有權派自衛隊協助反擊,改變了日本二戰結束以來自衛隊的“專守防衛”原則。                     

    除此之外,安倍成功修復了之前民主黨執政期間因沖繩普天間美軍基地搬遷問題而動搖了的日美同盟關系,并大幅度強化了與美國在安保上的合作,提升了日本在該方面的主體性。

    另一方面,安倍任內還強化了對“南西諸島”的防衛,并于戰后首次在沖繩的與那國島、石垣島、宮古島、琉球列島北方的奄美大島派駐自衛隊。這些措施在落實初期都在不同程度引發當地一些反對聲音,不過也隨著區域局勢日趨嚴峻,而逐漸被社會接受。


    五、田中、中曾根以來最具戰略的政治領袖

    在中日關系方面,雖然安倍在2013年底參拜靖國神社而使因2012年的中日釣魚島沖突而跌入谷底的中日關系雪上加霜,也遭到中國的嚴厲批判。不過,其后安倍積極展示與中方改善關系的友善姿態,使兩國關系從2018年開始“重回正常軌道”,得到了中方的正面肯定。然而,安倍在處理與韓國的關系上,卻稱不上得心應手,因韓方就二戰期間日本強征勞工的判決以及慰安婦問題,令兩國關系惡化,至今尚未恢復。

    2006年安倍首次執政,由于其政治理念與保守思想,筆者將之形容為戰后“右翼指數”最高的日本首相。諷刺的是,過去十多年中日關系兩度嚴重惡化,卻都在安倍任內得以恢復,展示了安倍務實主義及以國家利益優先的一面。安倍的柔軟度還不僅呈現在思想上,還展現在身段上。為了國家,他常常不計較面子,從特朗普當選后安倍就立即飛去美國,不介意沒有任何外交禮遇的行為中也可以看出。

    往后的日本國民或許會很懷念“安倍時代”以及這位為國家不辭辛勞的領導人。根據日本媒體統計,自從1月中旬以來,直至6月20日,安倍連續工作了147天,未曾中斷,最終熬出病來。

    2015年筆者在一次討論日本對外關系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直言“安倍是繼田中角榮與中曾根康弘以來,日本最具戰略思想的政治領袖”。隨著“安倍時代”的落幕與相關歷史逐漸沉淀,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贊同此觀點。

    盡管也有許多瑕疵及值得批評的地方,“安倍時代”仍堪稱是一個日本久違了的偉大時代。


    邊海觀察

    ?
    免费国产av在线观看,亚洲av 日韩av 欧美在线观看,日本高清视频中文无码,在线AV高清无码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