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摘要】“安倍时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安倍二度执政之时,日本正面临内忧外患的变局,年轻世代看不到国家发展的方向。究竟他是如何透过“安倍经济学”等一系列改革,让日本国民重燃希望?安倍又是如何从“右翼指数”最高的政客,蜕变为“继田中角荣与中曾根康弘以来,日本最具战略思想的政治领袖”?


    安倍晋三首相突然闪电宣布辞职,震撼日本,亦震撼国际社会。

    即将落幕的“安倍时代”无疑是战后日本乃至于明治维新立宪以来极具意义的重要年代。从日本国内的视角来看,这是一个透过“安倍经济学”等重振日本社会,并开创了由“失去的二十年”、国力日弱的平成日本,昂首阔步迈进令和日本的新时代。从日本面临的国际环境来看,则是因应中国崛起的效应以及中日国力消长的趋势,思考如何平衡中美二强,以壮大日本及在国际秩序的激荡中,重新定位日本的时代。

    在如何理解“何谓安倍时代”此一命题时,或可从本文论述的安倍主政期间在内政与外交方面的诸多作为中,窥视出其中的轮廓。


    一、破了多项记录的日本首相

    安倍首度入主东京永田町的首相官邸,是2006年9月26日,此时的他仅52岁。这是他第一次担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职务,先是创下了战后日本最年轻担任首相的记录。不过,却因健康问题,而仅担任一年便黯然下台。

    然而,时隔五年,在调养好身体之后,安倍于2012年12月26日再度当选首相,罕见地二度成为首相官邸的主人,直至今天在位2807天,创下了日本自明治时代开始施行立宪130年以来的记录,无论是连续执政的时间长度还是累计日数都是在位最长的日本首相。日本在迄今的130年中,共出现了98届内阁及63位首相,每届内阁的长度平均只有一年半。其中21位首相,约三分之一在任期不满一年就下台,而做足三年的仅12位。

    以近期的例子来看,安倍梅开二度的2012年之前,日本连续六届内阁包括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鸠山由纪夫、菅直人、野田佳彦等都是只做了一年多或不足一年就下台。


    二、六战六胜的“常胜将军”

    重点是如此走马灯式的内阁更替,被批评为政策延续性弱、难以有长期的发展规划,笔者也认为此乃无法挽救经济长期低迷、国力日衰的原因之一。

    自2012年12月以来,安倍共组了三次新内阁,并经历了六次内阁改组。在迄今7年零8个月期间,经历了三次众议院选举和三次参议院选举。作为总裁,安倍带领自民党六战六胜,也刷新了战后选举史上的记录。

    安倍之所以成为“常胜将军”,自然是因为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与拥护,尽管不无争议,包括在内政与对外关系两大范畴,却也都分别取得了堪称“改变日本”的突出政绩。

    安倍在2012年9月26日再度当上自民党总裁后,就打出“赢回日本”(日本を取り戻す)的口号,并在12月大选中顺利胜出,为自民党夺回失去了三年多的政权。然而,其时的日本正处于“内忧外患”的不安时期。


    三、“安倍经济学”让日本走出“失去的二十年”

    那时的日本,经济上常年低迷,人口老龄化与少子化问题严重,不仅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还要面对空前的大地震、大海啸后的灾后重建。在此过程中,年轻世代看不到希望,普遍出现了“向内看”、“向低看”、“向后看”的现象,这也是笔者那些年在日本大学任教期间所目睹的日本大学生的精神面貌。

    因此,如何让年轻人振作起来,让社会看到希望,让国家看到发展的前景,这无疑是开启“安倍时代”初期所必须面对的难度极高的课题。

    安倍在内政上,先从国民期待的经济改革着手,“安倍经济学”因应而生。所谓“安倍经济学”,其主轴由“三支箭”组成,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以及鼓励私人投资的经济增长策略。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宽松货币的措施,日元汇率随之加速贬值,促进了出口。整体下来,这一系列的新经济刺激政策,为金融市场注入了活力,不仅刺激了消费,也使企业与市场活跃起来。

    尽管“安倍经济学”的成效,经济业者与一般国民的理解有所不同,后者也有反映“实感不足”。然而,至少在两方面的数据,彰显了一定的正面效果,也是在其后的历次选举中,让选民看到希望的重点所在。


    四、让日本年轻世代重燃希望

    其一,安倍上台时的日经指数是10230点,到了他辞职的那一天,虽然因其宣布请辞而大跌了2%,仍处在22883的高点,足足翻了一倍有余。此外,根据日本总务省于7月31日发表的数据,尽管受新冠病毒肆虐的影响,今年6月的完全失业率,仍维持在2.8%,是七大工业国中最低的。此外,安倍任内大学生就业率年年上升,根据文部科学省发表的今年春季毕业的大学生的就业率更高达98.0%。这是过去几次选举年轻选民偏向支持自民党的重要原因之一。

    无可否认,安倍任内的一些政策,也曾引发激烈的议论,尤其是在2016年3月为了“因应东北亚局势的变迁”,制订了包括“集体自卫权”的日本新安保法。该法解禁了历年日本政府基于《宪法》第九条,不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政策方针,赋予了日本自卫队当美国等重要盟国遭受攻击时,即使日本并非目标,也有权派自卫队协助反击,改变了日本二战结束以来自卫队的“专守防卫”原则。                     

    除此之外,安倍成功修复了之前民主党执政期间因冲绳普天间美军基地搬迁问题而动摇了的日美同盟关系,并大幅度强化了与美国在安保上的合作,提升了日本在该方面的主体性。

    另一方面,安倍任内还强化了对“南西诸岛”的防卫,并于战后首次在冲绳的与那国岛、石垣岛、宫古岛、琉球列岛北方的奄美大岛派驻自卫队。这些措施在落实初期都在不同程度引发当地一些反对声音,不过也随着区域局势日趋严峻,而逐渐被社会接受。


    五、田中、中曾根以来最具战略的政治领袖

    在中日关系方面,虽然安倍在2013年底参拜靖国神社而使因2012年的中日钓鱼岛冲突而跌入谷底的中日关系雪上加霜,也遭到中国的严厉批判。不过,其后安倍积极展示与中方改善关系的友善姿态,使两国关系从2018年开始“重回正常轨道”,得到了中方的正面肯定。然而,安倍在处理与韩国的关系上,却称不上得心应手,因韩方就二战期间日本强征劳工的判决以及慰安妇问题,令两国关系恶化,至今尚未恢复。

    2006年安倍首次执政,由于其政治理念与保守思想,笔者将之形容为战后“右翼指数”最高的日本首相。讽刺的是,过去十多年中日关系两度严重恶化,却都在安倍任内得以恢复,展示了安倍务实主义及以国家利益优先的一面。安倍的柔软度还不仅呈现在思想上,还展现在身段上。为了国家,他常常不计较面子,从特朗普当选后安倍就立即飞去美国,不介意没有任何外交礼遇的行为中也可以看出。

    往后的日本国民或许会很怀念“安倍时代”以及这位为国家不辞辛劳的领导人。根据日本媒体统计,自从1月中旬以来,直至6月20日,安倍连续工作了147天,未曾中断,最终熬出病来。

    2015年笔者在一次讨论日本对外关系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直言“安倍是继田中角荣与中曾根康弘以来,日本最具战略思想的政治领袖”。随着“安倍时代”的落幕与相关历史逐渐沉淀,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赞同此观点。

    尽管也有许多瑕疵及值得批评的地方,“安倍时代”仍堪称是一个日本久违了的伟大时代。


    边海观察

    ?
    免费国产av在线观看,亚洲av 日韩av 欧美在线观看,日本高清视频中文无码,在线AV高清无码播放